大地电影“百亿影帝”吴京、黄渤篇:从蚂蚁到大象,他们用了20年血泪翻身拾壹叔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  • 来源:著名日漫动漫电影大全_大陆剧情电影大全_8488手机电影网7060.bz--yy电影频道大全6090

距离中国第一部电大地电影影《定军山》的诞生已过去大地电影了115年大地电影,但中国电影真正参与到国际竞争中,还得从2002年算起。


短短18年,中国电影年票房从不足10亿暴增至600亿,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。


2002年12月20日零点,张艺谋的武侠巨制《英雄》上映,这是一个分水岭。


时任北京新东安影城总经理姜伟回忆《英雄》热映盛况,“观众为买到票而不得不忍受长时间的排队。工作人员除了加派人手打击票贩子以外,还不得不维持秩序,以免排队买票的观众发生冲突。”


最终,《英雄》的内地票房高达2.5亿,这个数字在今天看来并不算高,但在全年票房不到10亿的2002年,这个数字是相当惊人的。


更令人激动的成绩在海外,《英雄》连续两周夺得了北美票房冠军,全球票房共计1.77亿美元,这个数字至今没有国产片能够超越。


随着电影市场的欣欣向荣,电影演员的电影票房也是一路攀升,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国内的5位百亿影帝,谁的电影成就更高。


从参演第一部电影到成为百亿影帝,他用了18年


出生于青岛的他,父母都是大学生。


从小,父母就对他学业寄予了厚望。


只可惜,他却偏偏是个学渣,从小就执着于舞台。


90年代初,19岁的他组了一个名叫“蓝色风沙”的拉风组合出道。


只可惜,由于外形不够出众,这个组合最终被扼杀在摇篮里。


在这之后,他又坚持不懈的唱了7年,混迹于北京的各大歌厅、酒吧。


其间,他吃了很多苦、也遭了很多罪。


看着同时出道的其他人大红大紫、混的风生水起,黄渤也曾一度心理失衡。


最低潮的时候,他跑回青岛老家开了一家机械设备厂,不巧赶上金融危机,不但赔得血本无归,甚至还欠了债。


看他处境艰难,好哥们高虎拉了他一把,带他出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——《上车,走吧》。


这部电影不但让黄渤与导演管虎结识,更让他从此爱上了表演。


为了离表演更近一点儿,他开始卯足劲儿的考北电。


而这一考,就是三年


前两年,他考表演专业,都以落榜而告终;第三年他曲线救国,考配音专业,受到老师徐静赏识才终被录取。


考上那年,他已经28岁了。


于是,在校就读期间,年长他成了同学中最努力的那个。


而他的努力也没有白费,最终等来了自己命运的转折点——《疯狂的石头》。


为了塑造好《疯狂的石头》中黑皮一角,黄渤固执到让人心疼。


片尾一场边跑边吃面包的戏,为了拍摄到最佳状态,他绕着高架桥跑了一天,整个人累到脱水。


而这个角色,也被黄渤演活了。


通过这部电影,他的演艺道路开始越走越顺。


接下来的数年间,便到了属于黄渤的光辉岁月。


他的大部分表演的都是黑皮肤、小造型的角色,有噱头、诙谐搞笑、形象差、个性不好,而有趣是唯一的角色魅力。天生聪明,扎根扎实的黄渤自然而然地扮演了这样的角色。


他的转折点开始于导演关虎,他对黄渤的折磨到了极致,也使他成为他一生中的第一个影帝。


2009年,他凭借在斗牛方面的出色演技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。


黄波在拍摄的过程中,痛苦难忍。之后是不洗澡,不洗头,不换衣服。她整天都有牛陪伴,不是睡在棚子里就是在泥地里跑来跑去,结果还被牛给咬了。


虽然很怕与管虎导演合作。


但黄渤在接下来的演艺生涯中依然拿足了关虎的作品——《厨子戏子痞子》《杀生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


熟悉观众靠宁浩,得奖还得靠管虎。管虎的几部作品充分利用了黄渤演技实力的核心。他可以成为一个普通的斗牛村民,经受住了生存的考验。他可能是一个被全村人毒死的混蛋。


他甚至可以在魔鬼的外表下成为一名地下党员。


黄勃的易变性和较强的可塑性在关虎的作品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

真正让观众惊讶的是,黄渤的多重演技是陈可辛导演2012年创作的社会人文作品《亲爱的》。


影片聚集了郝蕾、赵薇、佟大为、黄波、张译等一批实力强大的演员。


过去,郝蕾最最让人佩服的就是对哭戏的掌握,而这次黄渤也为很多哭戏负责。


展现了哭戏的另一个领域:丰富、拯救和感染力。


黄渤的哭场不是郝蕾哭场的激烈气氛,而是另一种滋润的声音,更接近普通人的压抑和委屈。


在此之前,观众只知道他演的是底层人物,却从来不知道他能演这么深刻的哭戏。


在《泰囧》《无人区》《心花怒放》《亲爱的》《西游降魔篇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等精彩电影上映后,黄渤也迎来了里程碑的时刻。


成为中国首个百亿影帝的黄渤,演技无疑是这个百亿影帝最基本的东西。


精湛的演技、扎实的基本功、强大的造型能力,造就了第一个百亿影帝的传奇。


从参演第一部影视作品到成为百亿影帝,他用了18年,参演了近40部电影,其中有六部,是票房10亿+的电影。


从当初追寻因为外形不够出众而被扼杀在摇篮里的音乐梦,到现在属于他的荣耀,其中的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黄渤的成功离不开他的努力以及极高的情商。


所以,作为中国电影史上的首位百亿票房影帝,他真的实至名归!


2018年,黄渤演而优则导,拍成了国内首部荒岛求生末日题材电影《一出好戏》。一场精神病院的戏,成为了史上最大牌“精神病人”的集合。


黄渤“安排”著名导演管虎、著名导演宁浩、著名导演陈德森、著名摄影指导曾剑、著名美术指导林木都变成了精神病人。


“极限挑战”的好兄弟张艺兴向黄渤贡献了银幕初吻,更有舒淇、王宝强、于和伟、徐峥等一线演员主演或客串,黄渤在娱乐圈的好人缘再一次得到验证。


总之,正如韩寒所说,黄渤是一个可以演大喜剧,也可以演大悲剧,驾驭角色的宽度是可以从北极到赤道的男演员。


黄渤的演戏功力实属上乘,导演眼光也很不凡,已过人生更不失为一出好戏。


吴京出生自武术世家,祖上数出武状元,咸丰帝曾亲赐“武魁”匾额。


虽然,“朱雀桥边野草花”是再自然不过的历史现象,但父亲还是坚持培养儿子习武,才满6岁,吴京就被送去什刹海体校学习武术。


“拼命三郎”的特质从吴京年幼时就已经可以被察觉。


习武初年,因练习一个高难度的武打动作,鼻子被墙壁撞断,缝了5针;


9岁,胳膊折了;


10岁,脑袋开了一道口子。


拼命的吴京从8岁起就开始拿武术比赛冠军,一拿就是6年。


虽然不算大有成绩,却也能称得上是少年“成名”,自此,吴京成为了武术队的“重点保护对象”:吃冠军灶(一顿饭四个凉菜八个热菜,有酸奶有汽水),住双人房间,拿冠军工资,拿年终奖。


然而,好情况并没有持续太长。正因是“拼命三郎”,对于吴京来说,武术似乎比生命还重要,这既是了吴京成功路上的助推剂,也成为了暗藏的隐患。


14岁那年,吴京在练功时因肌肉萎缩导致下肢瘫痪,变成了只能在床上“吃喝拉撒的废人”,一躺就是三个月。


也许是凭着对武术的强烈热爱,也或许只是因为对正常生活的强烈渴望,毕竟,谁想年纪轻轻就这样当一个废人?


吴京每天都使出全身力气撑着床练习翻身,咬着牙忍着剧烈的疼痛尝试走路,他终于重新站起来了。


回想起那段岁月,吴京曾说:“大地电影你想象不到,那有多痛”。


吴京回忆说:“其实,我挺感谢那段经历的,因为它把自己所有的骄傲跟优越感全打破了,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,只能是重新再去选择一条路去继续走。”


“我不害怕从头开始。”


1995年,一部电影《功夫小子闯情关》出现在大荧幕。男主角圆圆的娃娃脸,清澈有神的眼睛,一身英气,笑起来却像个包子。


是的,没错,是吴京。自此,比赛场上少了一个冠军,演艺圈多了一个功夫小子。


他接下一部又一部剧,有很多人都说,他是下一个功夫巨星,下一个李连杰。


可是,吴京自己反而觉得离功夫越来越远了。


一场戏,他可以坚持做到亲身上阵,但对手不能。一场又一场,替身,替身,还是替身.....最后,他自己也快变成了替身。


吴京曾无数次的想: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?这样的功夫有意义吗?


他想要去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动作片时代!


八九十年代,在大陆成名的明星,都有一个香港梦,感觉没去香港走一遭,都觉得自己没红过。


那时候香港是全世界功夫电影的中心,技术,理念都是全世界第一。


即使到了2000年,大陆制片人依然不看好内地的功夫电影,不敢投资,因为香港已经有那么成熟的市场了,内地的功夫片,凭什么跟香港竞争。


2003年,不满足已有成绩的吴京,决定去香港发展,想去学习,开拓自己的眼界。


可是来香港后,人生地不熟的,语言不通,文化不同,当地消费水平又高,光是一个盒饭就得三十几块,吴京还经常感觉吃不饱。


吴京作为地地道道的北京人,对香港潮湿的环境非常不适应。


作为习武之人,这些外在的苦,吴京都可以忍受。可是让他煎熬的是,早期成名的荣光与骄傲,在香港这个地方早已荡然无存。


他只能从一些小配角演起,到处跑龙套,先后出演了《杀破狼》《夺帅》《男儿本色》等三四线角色。


在《杀破狼》中,吴京和甄子丹有一场精彩的打戏,当时导演就跟他们说,既然你们两个都练过,那就不用套招,直接真打吧。


传闻吴京被甄子丹打断几根肋骨,其实打断的是道具。


后来在吴京在《开讲啦》中爆料,即使当年打断的是道具,可是手依然痛的在发抖,但是没有办法,还是得忍痛继续拍。


这种配角,一演就是好几年,后来凭借自己的努力,终于从无名的小配角,争取到男一号。


2008年,自导自演了首部电影《狼牙》,可是依然反响平平,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,离大红大紫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
虽说在香港的那段时间,吴京在电影中饰演的更多的是配角,却是与一个经常演主角的女星传出绯闻,那个人是叶璇。


吴京与叶璇相识于08年在上海举行的“壹基金”慈善房车明星赛上,那时叶璇与张默刚分手,香港媒体最喜欢无风起浪,拍到吴京与叶璇在一起走,就开始炒他们的绯闻,吴京因此有了第二个绯闻女友。


从小到大,正牌女友没有一个,绯闻女友都有两个了,吴京属实真的惨。


苦日子过去了,好日子该来了。


2010年,吴京做客谢楠主持的节目《最佳现场》,谢楠是吴京的粉丝,问起吴京喜欢什么样的女孩。吴京就像开了窍一样,没有再钢铁直男,而是反问谢楠:你结婚了吗?有没有男朋友?你属什么?弄得谢楠一直用手给自己扇风,很是害羞。


事后吴京说自己只是开玩笑,殊不知,他的肢体语言和表情早就把他的爱慕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,朋友觉得这事有苗头,为撮合他们在一起,组了饭局。


同年拍摄《西风烈》,吴京遇到段奕宏,二人性格直爽,对朋友都是非常好,二人还有共同的健身爱好,渐渐成了对方的“死鬼”,然而,较为年长的段奕宏却先成了婚。


2011年,段奕宏身着帅气的白色西装,王瑾身着优雅的白色婚纱,他们的婚礼在一处露天的院子里举行,就像是王子与邻国公主的爱情,两人面对镜头笑得很开心。


看着这一幕的吴京,抓拍了好兄弟段奕宏那憨憨的笑容,高兴是真,气愤也是真,凭什么这个男人能在我前面成婚呢?


想不通,只能通过发动态来表达自己的不忿,“死鬼结婚了,新娘很漂亮!羡慕嫉妒恨!”


自此,吴京时刻都在表达自己对爱情的渴求,那时他的动态只有有两件事:爬山和求爱,求爱的动态是给谁看的呢?


想必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2012年,吴京拍摄《我是特种兵》受伤,电话另一端的谢楠听说这个消息,忍不住哭了起来,不经意间传出的哽咽让吴京认定了娶这个姑娘,那个时期,谢楠成了他的一味良药,抚慰他的心伤。


吴京虽是硬汉,在感情上却是很怂,不敢表白,酒壮怂人胆,不得不借助酒劲说出那句“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?”,谢楠觉得人在不清醒的情况下说出的话不能当真,回答说:“你下次再有这样的话想问女孩子,麻烦等你清醒的时候再问。”


那年跨年晚会,谢楠在台上主持,吴京在台下看,没有座位的吴京硬是扛着腿伤在安全出口旁站了四个小时,这是一个男人对于爱情的执着。


晚会结束后,没等吴京说上几句话,谢楠就跑去参加庆功宴了,已经为了爱情苦等四个小时的吴京,再等几个小时又何妨,在酒店等到凌晨四点的吴京终于如愿以偿地说出了那句“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”。


吴京比谢楠大9岁,谢楠愿意嫁给吴京,不知她的父亲是否愿意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给吴京。


吴京第一次和谢楠父母见面,谢楠却忙于工作,早早就出去了,只留下吴京和父母周旋,没成想,吴京和她父亲双双喝醉,甚至一度以兄弟相称,加之聊了一些军旅生活,吴京就这样将谢楠父亲摆平了。


2014年5月11日,吴京和谢楠在北京举办了结婚典礼,当时吴京拄着拐杖迎娶新娘谢楠,并邀请好友段奕宏担当伴郎,报了当年的“一箭之仇”。


吴京与谢楠的爱情就是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,尽管之前有绯闻女友,但都未被承认,只有谢楠被承认,真的承认了就是终身。


想必吴京心里这样想:追爱比我拍《战狼2》还要难。


“百亿影帝”吴京、黄渤篇:从蚂蚁到大象,他们用了20年血泪翻身。